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铭志难忘的白色记忆

虔诚信仰神圣庄严的传统孝道、严格恪守肃穆严谨的传统孝礼 、传承弘扬传统孝道礼节。

 
 
 

日志

 
 

【孝当大事的人间真情~~~虔诚信仰传统孝道严格恪守传统孝礼之六~~~{手工纯棉白粗布的纺线与织布}】  

2014-02-02 12:1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葬礼和白事中,孝子孝女们全身袭白的传统重孝服,最刺眼招人阳光的当然是那雪白雪白、醒目扎眼的白孝鞋了;在孝子孝女们守孝服丧的三年期间,在过了逝者的百天祭日后,从上到下的孝帽、全毛边对襟式白袄、孝袍、白裤、孝裙就可以不用穿了,但是,穿在脚上的那双传统老式的全白方口白孝鞋,那可是在三年守孝服丧期间必须一直穿的,要一直穿到给逝者过了三年满忌日后的第二天才可以不用穿了;话说回来,虽然过了亲人的守孝服丧三年期,可那些怀念亲人、孝心常在的孝子孝女们,还想继续穿上白鞋给亲人守孝尽孝,那就可以再换上其它样式的白鞋,如:孝子穿上松紧口式的全白孝鞋,孝女们则换上一带式全白孝鞋,他们和她们的深情和孝心值得我们尊敬学习,当然那些更是孝顺懂事的孝子孝女们,还是一直坚持穿上那传统老式的全白方口白鞋给亲人守孝服丧,则更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

              在我的记忆中,那还是三十六七前的时候,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三个,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三晌的忙完生产队那繁重的农活,天黑后一回到家里,顾不上歇息,首先是赶快生火做饭,好让饿的直哭我和两个妹妹赶紧吃饭,然后就在一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下,姥姥就坐到家里那台(现在在农村几乎已经看不到)那种老式织布机上,开始脚踏手动、一梭一梭地织着全家衣服和鞋子所用的面粗布、姨妈则摇着纺车开始纺线、而母亲就在手指戴上顶针,接着把納鞋用的针穿上白线绳,嗤啦嗤啦,一针一线地开始给我们全家人納起那种传统老式的千层底布鞋。

            当然,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和姨妈她俩更多的时候是给全家人在納着也是这种传统老式的千层底全白方口白鞋:这是因为姥爷的病逝、生死离别的哀痛,对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为了永远表达对姥爷的深情怀念和不尽的孝心,悲痛欲绝的姥姥和母亲、姨妈商量后,就立下了这个家规,那就是从姥爷去世以后开始,母亲和姨妈她俩、还有年幼的我和妹妹、姨妈的闺女红儿,都要恪与遵循着孝道礼节与这个家规,那就是我们母子母女五个人,都要永远地穿上白鞋给我姥爷、还有已经仙逝的亲人们守孝尽孝,逢到姥爷和亲人们的忌日或者忌日时,那更要再穿上传统重孝服去给他们和她们上坟烧纸、哭祭尽孝,即使过了三年满后,也要一如既往地一直穿着白鞋、忌日里再穿上重孝服给他们和她们行礼尽孝······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像我们家这么贫寒的家庭,住的是只能说是勉勉强强能避风遮雨、非常简陋的土坯房外,而且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外,另外在哀痛之余,让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更发愁的就是一家六个人的衣服鞋子了,可想而知,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连给最亲爱的姥爷看病的钱都没有,那还有钱给我们三个买衣服和鞋子呀;何况还得在生产队里日复一日地从事着繁重体力的农活,还有就是农活又特别的费衣磨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风吹日晒、酷暑严寒的劳作环境,也使得一件新做成的纯棉布衣服和裤子,不用多长时间,就被碱性很高的汗水每天的湿透而很快就磨破了;由此可想而知。那么辛辛苦苦而手工納成的纯棉布鞋(当然也包括白鞋),无时不刻地接触着各种状况的土壤与地面,更是磨损的更快,不用多少日子,一双新布鞋(白鞋)的鞋底就被磨得露出了脚底板或者脚趾头,何况手工納成的布鞋(或者白鞋)都不能再像磨破的衣服裤子那样缝缝补补后还能再穿上鞋日子。所以,对于那个年代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生活和劳动在贫瘠土地上的农村妇女而言,纺线织布、缝衣納鞋就成了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在每天晚上后顾不得休息的一项最重要的家务了。

            在贫寒的家境里、苦难的生活中磨砺得心灵手巧的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母女三个,把纺成细如游丝的棉线、绕成一个个大小均匀的线团、用熬成的面糊进行浸泡后浆洗(这样是为了增加棉线的强度)后、再把线团放置在一块青石板上用木棒槌用力槌打(增加棉线的韧性、不至于太缩水)后晾干、再浸泡在一个配好各种颜色的染缸里进行漂白(白粗布)和漂染、经过这一系列繁缛程序后、再把两个线团上哪密密麻麻的几百乃至上千根的线头再一一对应、细心的用手、耗时费眼的链接起来、再和第三个线团上几百根线头链接、再和第四个线团·····

              这样,经过链接起来的的十几个线团上的棉线的长度就可达几十米甚至上百米了;这还不算,还要把这些棉线再缠绕在脚踏织布机上面的那几个圆柱式的线架上、然后再用手把一个个线头穿过织布机上的那好几道机关(我都已经叫不上那些几个的名称了)后,再与织布机头(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织布时所坐在的地方,权且这么叫吧)的圆柱式线架连起来·····

             如此这样,从把生棉(经过手工除掉棉籽后的棉花)先用手摇纺车纺成细线、再经过上述一系列繁缛复杂的程序后放到织布机上可以能开始织布的话,大概需要几十天的时间,是一件极其辛苦、吃力费时、非常毁眼的劳苦之活······

                   接着,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三个更是辛苦极了、每天在生产队干完一日三晌的农活以后,利用一切闲暇之余,起早贪黑地坐在织布机上,手穿(梭)脚踏、一梭一梭、不停地辛辛苦苦地织着棉粗布······直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那时候在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织布时,我和小女、红儿就高兴地拿个小板凳坐在织布机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姥姥、母亲、或者姨妈她们那踩着踏板、双手来回穿梭、娴熟灵巧在织着布······脸上还荡漾着慈祥可亲的微笑、还有流淌着顾不上擦拭地汗珠子的情形,心中情不自禁地憧憬着在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织成棉布以后,那么她们三个也能很快地给我们三个、当然还有在内蒙工作的父亲、以及在云南服役的衣服做成新衣裤、新布鞋了、当然令我更为高兴的是又能很快穿上一双由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亲手给我納成、也是我从小就非常喜欢和爱穿的那雪白醒目的方口白鞋了······

           再经过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二十几天的辛苦劳作后,那好几匹雪白雪白、或者染成各种颜色和图案纯棉粗布,顿时呈现在我们眼前,为了让这些织成得白粗布更加洁白醒目,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们还要再一次地把这些白粗布放在泡着漂白粉、洗衣粉以及肥皂粉得混合起来的大铁盆里长时间的漂白后、还有另外几匹各式各样颜色图案棉布用凉水浸湿,又一次地放在青石板上拿木棒槌槌打然后再置于阴凉处晾干·····

       苍天不会不负勤劳善良的人们 的,  这样下来,经过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历时几十天的辛勤劳苦之后,那一匹匹的各种颜色与图案的棉粗布就会更加炫丽好看、还有那一匹匹的纯棉白粗布愈发地雪白雪白,完全可以和城里商店买的白洋布相媲美(白),然后这些纯棉的棉粗布和白粗布,再经过姥姥、母亲和姨妈她俩心灵手巧的裁剪缝制、一针一线地納成后,就成了我们全家他人身上穿的新衣裤、新布鞋、当然还有全家人一直穿在脚上的那双雪白雪白地、更是表达着全家人对九泉之下的姥爷的无限怀念之情和不尽的孝心的方口白鞋······

【孝当大事的人间真情~~~虔诚信仰传统孝道严格恪守传统孝礼之六~~~{手工纯棉白粗布的纺线与织布}】 - 916114058 - 铭志难忘的白色记忆
 【孝当大事的人间真情~~~虔诚信仰传统孝道严格恪守传统孝礼之六~~~{手工纯棉白粗布的纺线与织布}】 - 916114058 - 铭志难忘的白色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